10年专注交通设备研发产品质量有保 售后7×24小时服务
24小时咨询热线:4006666666
联系我们
艾奇交通设备有限公司
全国免费服务热线:4006666666
地址 :中国·北京
联系人:陈经理
您的位置: 首页>>热门话题>>正文
热门话题

交通工程沿线设施损分几类(郭松龄反奉为何失败)

时间:2023-05-24 作者:admin666ss 点击:15次

关于【交通工程沿线设施损分几类】和【郭松龄反奉为何失败】的介绍到此就结束了,热烈欢迎大家留言讨论,我们会积极回复。感谢您的收藏与支持!

交通工程沿线设施损分几类,郭松龄反奉为何失败?

奉系著名爱国将领郭松龄反奉战争失败,既有主观原因,也有客观原因。

一、主观原因: 1、准备不充分,仓促起事。

(郭松龄)

郭松龄虽然受到孙中山民主革命思想的影响,但没有利用好当时全国反奉的政治形势,也没有建立联合统一战线和政治组织,他的部队完全是靠部发属关系、同学关系和师生关系维系起来的一种松散的结构,基础很不牢固。

郭松龄在起事时,没有明确的政治纲领,也没有具体的行动方案。

在后勤保障都没有解决的情况下,仓猝起事,导致严冬时士兵还穿着单衣做战,士兵非战斗减员严重。

同时他也没有做好官兵的思想工作,张学良后来加回忆:

“郭松龄的部队中,只有几个团长和旅长服从他的命令,底下的官兵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郭松龄与张学良)

郭松龄当时打出的旗号也有问题。他的真正意图是顶张学良上位,这就造成了“反父不反子”的奇怪目的,部队也无所适从。

很多部下战事刚起就不愿意继续作战,包括他的参谋长邹作华和旅长高纪毅、陈再新在内,都主张“停战议和”。

最终也正是邹作华用东北国民军总司令部的名义命令停止战斗,导致郭部全线崩溃。

(张作霖)

2、战略错误,态度暧昧 郭松龄虽然反张作霖比较坚决,但他的主张也只限于“驱张驱杨(宇霆)”,拥护张学良,但对奉系和日本人的关系诏告天下,使得国人和部下都认为他的反奉是奉系内部利益分配不均造成的。

郭松龄也没有考虑日本人的干涉,轻信了日本人的“中立”承诺。

最后日军禁止郭松龄部渡过辽河,这是郭松龄事先没有想到的。

在日本人的压力下,郭松龄束手束脚,贻误了过河的有利时机,为张作霖赢得了反攻的时间。

郭松龄刚愎自用,不知道争取与张作霖有矛盾的其他将领,不知道利用矛盾化解对方实力,这也是一大失策。

二、客观原因

1、轻信冯玉祥和李景林等人,对“郭冯密约”太过执着,没有意识到冯玉祥对他的战后地盘划定不满意,所以他和冯玉祥、李景林的联盟基础不稳。

所以后来郭松龄被冯、李出卖也就不奇怪了。

2、日本人的干涉是郭松龄事先没有想到的,也是郭松龄失败的一个主要原因。

郭松龄反奉后,日本作出“援张排郭”的决定,连续发表“维持满洲治安声明”,由关东军出面警告郭松龄,提出禁止郭松龄的部队在南满铁路沿线三十里范围内作战,限制了郭松龄部的战斗力。

日本人的干涉给张作霖的部队打了气,也使得郭松龄的部队士气低落,郭部陷入无所适从的混乱。

3、错杀姜登选,失道寡助。

姜登选其实和杨宇霆是有矛盾的,而且姜登选在奉军中威望极高,资历极老。

郭松龄非但没有利用姜登选和杨宇霆的矛盾,争取姜的支持,反而不由分说,将姜枪杀,使得奉军人人自危,不再支持郭松龄。

所以1925年12月23日,郭松龄的军事会议上,邹作华、高纪毅等将领极力主张"停战议和",士兵们也开始纷纷投降张作霖。

(慷慨就义)

郭松龄见大势已去,只得与夫人逃亡,最终被张作霖的队团长高金山抓住后枪杀。

全国对郭松龄失败的评论非常一致:“"郭松龄之败,非败于张作霖,乃败于日本帝国主义。”

歪眼小史工作室出品

作者:冯生

历史上有哪些聪明反被聪明误的事例?

陈赓大将指挥的临浮战役,胡宗南手握11个军,34个师(旅)几十万人马,围歼陈赓不足1万人的纵队。双方力量对比悬殊,胡宗南也信心满满,稳操胜券。但陈赓却不畏强敌,凭借自己的智谋,利用胡宗南与阎锡山之间的矛盾,接连取得同蒲路战役、闻夏战役一系列战役的胜利,既打击了胡宗南,又敲打了阎锡山,歼敌近3万人马,取得了临浮战役辉煌的胜利。

陈赓大将

讲到这里肯定就会有人疑问了,胡宗南可是蒋介石的得意门生,又是第一战区的司令官?陈赓是怎样取得临浮战役的胜利呢?两位昔日黄埔军校生的对决,又有哪些精彩的故事发生呢?带着这些疑问让我们一同走进今天的问答。

胡宗南来势汹汹,派出“天下第一旅”势要剿灭陈赓

1948年8月中旬,国民党军胡宗南部将整编第1师第1旅等主力部队调晋南,企图在第二战区司令官阎锡山配合下利用南北夹击的战术一举吃掉陈赓第4纵队和太岳军区部队。

敌人来势汹汹,但陈赓却没表现出一丝慌乱。原来胡宗南和阎锡山的一举一动。早已被我情报部门摸得一清二楚。军委电令陈赓:对来犯之敌应集中优势兵力予以有力打击,以歼灭一个旅为首要目标,对平遥、介休之敌,以地方部队钳制之。

陈赓此前从事地下工作时,就熟练掌握了无线电监听的技术。这次他在监听中得知,为了对付他,胡宗南竟掏出了他发家的老底——整编第一师,尤其是该师的第一旅,训练有素、装备精良,全美械装备,长期以来凭借强悍的战斗力被蒋介石、胡宗南吹捧为“天下第一旅”。它此前是蒋介石的警卫部队,有着“蒋家御林军”的称号。胡宗南是这个旅的第一任旅长。此后的历任旅长均为黄埔军校毕业。现任旅长黄正诚不仅是黄埔军校毕业,还曾留学于德国,虽为旅长,但已经是中将军衔,以中将之衔任旅长。足以说明这个旅的地位有多特殊。

众人商讨先打弱旅,陈赓力排众议要打“天下第一旅”

在接到中央军委的电报后,陈赓就一直守在电台旁监视着胡宗南部的一举一动,在作战会议上,他一边分析敌情,一边听取大家的意见:“敌人的第一线有三个旅,第1旅驻临汾,167旅驻史村,27旅驻翼城。我们先打哪一个旅为好呢?”

“捡弱旅打,是我们长期以来总结出的战斗经验。”11旅旅长李成芳脱口而出,“先打哪一个旅,这不很明显吗?”要么是史村的167旅,要么就是翼城的27旅。

对于李成芳的建议,大家均点头称赞。陈赓并没有发表意见,而是在屋子里来回踱步。谢富治见状,对大家说:“那就继续谈论,究竟先打哪个旅更好。”他指着地图,说道:“我认为先打167旅好一些,大家都看向陈赓。陈赓仍低头思考,一言不发。”谢富治说:“那就这么定了,先打167旅,现在请陈司令分配具体作战任务!”

谢富治将军

这时,陈赓终于抬起头来,停下了脚步,扬了扬眉毛,出乎意料地说:“我觉得打临汾的天下第一旅更好!”

众人大吃一惊,都以为陈赓在开玩笑?谢富治问,前几天,大家都说打临汾,你还讲了那么多临汾不能打的理由。没过几天,你又和大家反着来,要打临汾,你说你是怎么想的呢?

陈赓收起笑容,一脸认真地说:“我平时虽爱说笑,但在作战问题上,我可从不开玩笑。我的这个建议,在当下来说,有着特殊意义。首先,我军现在在全国战场上捷报频传,苏中七战七捷,打的是美械装备强敌;刘、邓在定陶战役打的整三师也是美械装备;林彪在东北四平打的新1军、新6军,是蒋介石的五大主力,也是美械装备。”

兄弟部队们的胜仗启示我们,美械装备并非战无不胜。我们在晋南战场上,也要挑一支美械装备部队开刀。而且就眼下的敌情而言,我们处于绝对劣势地位,敌人骄纵狂妄,向“天下第一旅”开刀,不仅能打击胡总南的嚣张气焰,更能起到杀一儆百的作用。

陈赓的这一主张遭到了谢富治等多数指战员的反对,认为他这是在冒险,会议一时陷入了僵局。面对众人的反对,陈赓并不着急,而是摘下眼睛,用布轻轻地擦着,一边看着一脸不开心的谢富治说:“我的谢政委,不要着急嘛,我话还没说完,是不是让我把话说完,你再表态?”

“你还要说什么?”谢富治沉着脸没好气地问。

陈赓解释道:“我打了几十年的仗,难道不清楚打仗要先打弱旅的道理?我是想把天下第一旅引出临汾来打,在敌人运动中歼灭之。”

谢富治眼前一亮,立即露出了笑脸,用手指着陈赓说:“你这家伙,就爱故弄玄虚。早说明白不就得了,看把我急得不行。”他摆摆手说,“好了,你就将你的全盘计划全抖出来吧,具体怎么引蛇出洞法?”

陈赓走到地图前,说可以利用调虎离山计,先派一个旅进攻浮山的27旅、167旅,造成大举进攻的假象,枪一响,第一军军长董钊必定要命令紧靠浮山的第1旅前出增援,而临俘公路是第1旅增援的必经之地,我们就在此以逸待劳,伏击敌人。

围一个,吃一个,互不耽误

谢富治听完陈赓的计划,一脸担忧地说:“这个计划好是好,就是敌人密集靠拢,四周敌人太多,我们打第1旅,浮山、翼城、襄汾的敌人必定会来增援,搞不好会被增援之敌反包围。到那时,我们可就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陈赓安慰说:“这个我也考虑 过,你放心,我们可以派分区部队,去对付增援的敌人。”

谢富治一拍桌子,大声地说:“就这么定了,你下命令吧!”

早已胸有成竹的陈赓却不紧不慢地说:“现在只是初步方案,陈康率领13旅一部和三分区部队围攻浮山,声势越大越好,10旅、11旅、13旅主力和24旅隐蔽在临汾与浮山的青纱帐里。”

10旅旅长刘忠不放心地说“第1旅会派兵增援吗?它不会那么傻,乖乖上钩把?”

“这你就放心吧!”陈赓拍着胸脯说,"我太了解第1旅的旅长了,这个中将黄正诚,他曾留学于德国,是希特勒军事学校培养出来的高材生,虽然没和我们交过手,但此人骄横狂妄,目无他人,根本就没把我们放在眼里。据说上个月在胡宗南面前大放厥词,扬言要在一个月之内荡平晋南军,活捉我陈赓。这种人好大喜功,急于表现,我分析他的心理,肯定会出城增援。再说即使他不肯出城,他的军长董钊也会令他出城增援的。

“如果真是这样,那我就放心了。”刘忠话虽这么说,但心里还是忍不住犯嘀咕。

9月21日下午,陈赓向各旅下达命令,各旅当晚就率部出发。22日晚11时,13旅一部和3分区按原计划向浮山发起“强攻”,他们首先集中迫击炮向浮山城开炮,炮弹接连落在浮山城里,硝烟弥漫,火光冲天。数千名民兵点燃火把,高喊着“冲啊,杀啊!”方圆十几里的范围全是喊杀声。大有千军万马攻城之势。浮山之敌顿时乱做一团,拼命向临汾、翼城之敌告急。

这时,陈赓正坐在电台边,戴着耳机,侦听着敌台的呼叫声。27旅、167旅向董钊求救,董钊一边安慰他们,一边派第1旅前去增援。陈赓还听到董钊向黄正诚下命令,要他天一亮就出城增援。陈赓一阵窃喜,形势发展正和自己所料想的那样进行着。

第二天上午,侦察科长程锐甲气喘吁吁地跑来报告,说第1旅第2团出临汾,抵达管雀。“太好了!”陈赓一拍桌子,兴奋地撸起袖子,对着地图思考了一阵,然后拿起电话,命令10旅从张村出发,向官雀进攻,13旅主力由桂底村出发向官雀进攻。命令下达后,陈赓为了靠前指挥的需要,将指挥所设到了洪洞县的原上村。

陈赓一到原上村,电话线就架好了,11旅旅长李成芳打来电话,报告说11旅已全部抵达官雀附近。陈赓命令立即对敌1旅2团实施分割包围。接着,10旅、13旅和24旅分别来电,陈赓逐一向他们下达了作战任务。

晚上12点,战斗打响,敌人刚到官雀,大气还没喘匀,工事都没有构筑,就被解放军的凌厉工事打得猝不及防,瞬间就倒下一大片。但这第1旅不愧为蒋介石的警卫队,它不仅武器装备精良,而且战斗力强悍,能攻善守。此刻,虽处于被动之中,被解放军的炮火压得喘不过气来,可是,仍然没有放弃抵抗。陈赓在电台里听到董钊恼羞成怒地命令27旅、167旅放弃浮山、前往官雀增援。并痛骂黄正诚是废物,令他率领1团火速出城,前去增援。

陈赓放下耳机,拿起电话,命令29团团长吴效闵赶到临汾附近,以拦截增援的黄正诚。身患疟疾的吴效闵正卧床不起,听到命令后,拿起枪,10分钟就带着29团追风逐电般地向临汾赶去,2个小时后,侦察员向他报告说,黄正诚已带着1团出了临汾,正行进在临汾到浮山的公路上。

吴效闵爬上高坡,举起望远镜,只见公路上步兵、骑兵、炮兵、工兵,辎重车辆正浩浩荡荡地在公路行驶,吴效闵立即向陈赓报告。

陈赓刚听完吴效闵的报告,程锐甲又急急忙忙地跑来报告,说,浮山的27旅,167旅马上就要冲破13旅的防线,向官雀驶来。

一旁的谢富治听后,急得直跺脚,对着陈赓嚷道:“这下完了,捅马蜂窝上了!怎么办?官雀的敌人没吃掉,浮山又来2个旅,临汾又多出一个团,我们4个旅的兵力怎么能抵挡住这么多的敌人?”他在地上直跺脚,嘴里一个劲地说,“完了,完了,敌众我寡,这下糟了。”他抬起头,急躁地挥着手说。“抓紧叫各旅撤退!”

交通工程沿线设施损分几类(郭松龄反奉为何失败) 热门话题

对于这样的局面,陈赓早有预料。他冷静而坚定地说:“不行,气可鼓不可泄。我们一开始的目标不正是要将黄正诚引出临汾吗?现在,他被我们调动了出来,你却放弃战机,要求撤退,这怎么能行呢?浮山的27旅、167旅那边,我已命令13旅死死拖住,他们是到不了官雀的。”

说完,他拿起电话,命令吴效闵为黄正诚让出一条路,然后密切监视其动向;命令10旅派30团在陈堰方向堵截。时机一成熟,两团立马前后夹击黄正诚。

命令完毕,陈赓取出一张纸,“三下五除二”地写好了信,派出骑兵通信员送给13旅旅长陈康,让他不惜一切代价,紧紧拖住27旅和167旅。信送走后,他又拿起电话,命令李成芳说:“现在,蒋委员长的天下第一旅已经掉入我们的伏击圈,10旅包围了1团,27旅和167旅、24旅正欲向官雀增援。我命令你们1个小时之内歼灭官雀之敌。”李成芳正要挂断电话,陈赓发问道,“你有把握取胜吗?要是有困难,我就换其他部队上去。”

陈赓话还没说完,电话那头的李成芳就大喊道:“请司令放心,我保证40分钟解决战斗,歼灭2团!”陈赓笑着放下电话,他的激将法起作用了。李成芳领命后,叫来三个团长,开了个简短的碰头会,拍着胸脯大声地说:“我已经向陈司令立下军令状,你们马上回去,带着敢死队,40分钟消灭2团,完不成任务别回来见我!”11旅从旅长到战士,一个个都憋着一股劲。敢死队员在团长的带领下,冒着枪林弹雨冲向敌人的阵地,一路猛打直冲,不到半个小时,就全歼了2团。

就在敌2团被歼之时,29团、30团正将黄正诚的旅部和敌1团包围在陈堰村。陈堰村很大,四周都是又高又厚的石墙,墙上还有垛,可以架枪向外射击,这是一处绝佳的工事。黄正诚带兵到达陈堰后,观察了地形,就命令部队就地休息,准备明天一早向官雀推进。在他看来,解放军即使向陈堰进攻,也讨不到任何便宜。

但事情却和他想的不一样,他还没来得及吃晚饭,就传来一阵厮杀声,等他拔出手枪时,解放军已经冲进村子里。此时的敌人经过一天的行军,早已疲惫不堪,听到休息的命令后,都横躺在地上,枪和背包放在别处。听到枪声时,武器都找不到,序列也乱了,班长找不到士兵,士兵找不到班长,在解放军一阵“缴枪不杀”的呐喊声中,纷纷举手投降。这时陈赓又派来28团助战,3个团一鼓作气,冲进敌阵。几个回合后,号称“天下第一旅”的第1团就被打得抱头鼠窜。天蒙蒙亮,战士们高昂着头,押着一对对俘虏撤离战场,陈赓走到10旅旅长周希汉面前问:“黄正诚呢?抓到没?我要见他!”

周希汉兴奋地说:“抓到了,陈司令,抓到了,我立马派人把他押过来见你。”

不一会,之间头戴大檐帽,胸佩中将军械的黄正诚耷拉着脑袋,被两个战士押到了陈赓面前。陈赓走上前前去,未经介绍便猜到他是黄正诚,于是,笑着说道到:你就是“天下第一旅”的中将旅长黄正诚吧?

向来狂妄自大的黄正诚此刻却低下了他高昂的头,他面如死灰,有气无力地回答说:“我就是。”他微微抬头,看了看陈赓,低声问,你是?

黄正诚

“哈哈哈!”陈赓大笑着说:“我就是你要天天活捉的陈赓啊,你不是扬言要在一个月之内活捉我吗?”你是黄埔生,又曾出国深造,而且装备精良,是蒋介石号称的“天下第一旅”,可是,你这仗怎么打得如此糟糕呢?竟然败给你们不屑一顾的解放军?

黄正诚心有不服地说:那是你们打仗不正规,不按步兵操典打,乱打一气。陈赓听罢,大笑道:“中将先生,请问你听过螃蟹问路的故事吗?”

黄正诚一脸茫然。

“那我讲给你听。”陈赓绘声绘色地讲起了故事,话说一日,螃蟹在树林中迷路了,它遇到了青蛙,便说,青蛙老弟,我迷路了,哪里能走到河边?青蛙一脸不悦地说,我比你大,你应该管我叫大哥,不过我不和你计较。说罢将手一指,一直向前,就能走到河边了。

螃蟹听罢,谢谢都不说,就径直向前走去,一边走,嘴里还振振有词的说青蛙不该批评它。螃蟹走了很久,很久,也没有找到河边。这天,它再一次遇到了青蛙,不由气上心头,对着青蛙大骂道:你这个该死的,上次骗得我好苦,害得我走了好几天的冤枉路。青蛙没有生气,而是哈哈大笑,哎呀,我叫你一直往前走,可你却横着走,哪有不走错的道理呢?谁叫你目中无人,横行霸道呢?陈赓讲完故事,黄正诚也明白了他的意思,不由红着脸,低下了头。陈赓让人把他押下去,并嘱咐要优待他。这时 ,刘忠兴高采烈地冲过来,对陈赓说,27旅、167旅听到黄正诚被俘,吓得原路返回,至此,临俘战役结束。

战役评价

临俘战役之所以能取得胜利,我认为有以下三点原因:1.与人民群众的支持密不可分,军民鱼水情,我军的多次重大战役中都离不开老百姓的支援和支持,当年胡宗南大举进攻延安,围追毛主席,最危险的时候毛主席和胡宗南的部队仅相隔几百米的距离,但是老百姓无一人向胡宗南透露毛主席的行踪,足见人民在战争中的巨大作用。

2.太岳部队指战员沉着冷静的指挥,临危不乱,指挥有方,利用了敌人骄傲自大的心理,将敌人一步步引入伏击圈中。

3.陈赓大将的指挥有方,临危不乱,不在乎一城一地的得失,专注于消灭敌人的有生力量,善于出其不意,打敌人毫无防备,是取胜的关键。

纵观整个临俘战役的经过,陈赓大将的谋略中既有知己知彼、敌进我退、围点打援、以少胜多等诸多战法。其中最核心的战法是围点打援。所谓围点打援,就是先用一部分兵力围歼敌人,待敌人前来增援时,在运动战中歼灭援敌。陈赓的指挥生涯里,围点打援是他常用的战法,比如抗日战争时期的长生口战役。神头岭战役等多处战役都是采用此战法。

而陈赓麾下的386旅更是令日本人闻风丧胆,鬼子在作战中,一旦听到前面是陈赓的386旅,便想尽一切办法绕行。也有少数日军,在坦克和汽车上张贴“打到386旅”的纸条。是他们真不怕386旅吗?根据抓到的俘虏说,其实他们贴这个纸条,是给自己壮胆而已。为的是让386旅抓紧离开,并不想和386旅作战。在华北战场巡视的美国武官,也曾竖起大拇指说:“386旅是中国军队最好的一个旅。”都说《亮剑》里李云龙的独立团厉害,李云龙打仗有一套。殊不知他的旅长陈赓打仗更加的厉害。

武孝武咸城铁开通跨线车?

汉孝城际铁路与武咸城际铁路打通运营,是对当下武汉城市圈城际铁路运营模式的自我纠偏。湖北省已开通的城际铁路有四条(分别为:武咸城际铁路、武黄城际铁路、武冈城际铁路、汉孝城际铁路),在建城际铁路有一条(为:武仙城际铁路)。

和全国大部分城际铁路一样,已建成四条城际铁路,从开通之日起就陷入了持续巨额亏损的境地,不得不通过延长线路解困。例如:武黄城际铁路已经变身为武九客运专线一部分,成为武汉枢纽向东南方向出省主通道;汉孝城际铁路在汉十高铁武汉直通线建成前,将成为替代线路,承担武汉枢纽西北方向运输任务;武冈城际铁路未来将通过黄冈东站接轨已经开工建设的黄黄高铁,成为连接武汉高铁枢纽与京九高铁的主通道。只有武咸城际铁路,暂时没有线路延长计划,将会在很长一段时间内维持目前客流惨淡的局面。

武汉城市圈城际铁路大规模上马建设,与2008年四万亿经济经济刺激计划有关。在大量资金涌入“铁工基”等基础设施领域的情况下,地方政府出于短期固定投资经济数据和长远经济利益考量,大量上马城际铁路项目。在这种情况下,城际铁路的经济性反而成为了次要考量因素。所以,武汉城市圈城际铁路陷入持续困损,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湖北的城市结构是典型的“一超两强、一众弱鸡”状态。武汉周边城市经济发展情况普遍一般,最好的黄冈市2018年GDP也才不过2035亿。周边城市单薄的经济体量,难以支撑起城际铁路所需要的商务客流。铁路沿线带来的客流更不值一提,这几条城际铁路很多沿线站点设置在远郊和乡镇上,大部分时间可能工作人员比乘客都多。

本身经济体量就难以支撑城际铁路的客流,部分线路设计和运营安排的不合理则让这种情况雪上加霜。例如:武咸城际铁路就与武广高铁、京广铁路走向高度重合,并且票价、时间对比G字头、K字头列车都不占优势,难以吸引客源就在所难免了。

此外城际铁路站点设置太多,列车频繁启停也严重影响旅行体验。比如武咸、汉孝、武黄等城际铁路在城区范围内大量设置了后湖站、金银潭站、南湖东站、汤逊湖站、庙山站、花山站等站点,部分站点设置距离很近,初衷原本是希望起到通勤的作用,但是实际作用比较鸡肋。城铁更多的是点对点的运输,市区内乘坐地铁、公交才是最方便的,谁没事跑去坐个城铁,完全可以对站点进行合并优化,拿来多建地铁或者多开几条公交线路更实在。

客流稀少所以就减少车次,车次减少乘车更加不便导致客流更少,城铁就陷入了这样恶性循环的怪圈。其实城际铁路本身更适合区域经济高度繁荣的地区,比如珠三角、长三角、京津地区等。这些地区由于区域经济高度繁荣,城市间沟通频繁,潜在客源极大。目前开始逐步盈利的城际铁路也主要集中在这些地区,例如沪宁城际铁路、京津城际铁路等。

有点跑题了,回到题目上。

武咸城际铁路与汉孝城际铁路打通,本质上是为了吸引客源,最大可能盘活武咸这块闲置资产。这条线路开通后,可以吸纳部分到天河机场和孝感的乘客乘车,对部分乘客出行是有很大的好处。不过武汉城市圈内的客流流动是以流向武汉和武汉流向周边为主,单纯咸宁到天河机场和孝感的乘客应该也有限。

不过说到底,城际铁路目前的运营模式还是有提升改善的空间。比如城际铁路是否可以取消传统铁路进站模式,才用APP等进站方式,实现随到随走。种种改善需要未来逐步探索完善。总之,作为一名湖北人,还是希望城际铁路能够真正推动武汉城市圈的发展,促进湖北的经济腾飞。

明朝迁都北京是否是重大战略失误?

明朝在朱元璋建国之后,就建都在南京。一直到了朱棣发到“靖难之役”后,才把首都迁到了当时的北平,改名北京。朱棣迁都的主要原因还是为了自身和朝廷的安全。在当时,南京是建文帝的老巢,守旧势力根深蒂固。朱棣虽然夺得了江山,可是建文帝下落不明,一直成了朱棣的一块心病。

再加上,在朝廷的老臣中,有很多人对朱棣夺位的行为不予认同。朱棣虽然使尽了手段镇远,可是依然不能让大家信服。朱棣住在南京,寝食难安,日夜怀念自己的老根据地北平。所以,最终朱棣决定,迁都北京。为了维持加强南方的统治,朱棣在南京还留下一套统治班子。

朱棣迁都北京,一是为了自身的安全,二是为了边疆的安全。在中国历史上,北方的游牧民族一直的内陆的主要威胁。北京控制燕山山脉,是中国北方的边防重镇。朱棣建都于此,开启了明朝天子守国门的先河。三是当时的北方游牧民族的势力逐渐强盛,朱棣为了防止后患,决定先下手为强,对其进行讨伐。谁知道,他派出的大军吃了败仗,丘福率领的十万大军全军覆没。朱棣闻知后决定御驾亲征。他迁都也是为了北伐做准备,把北京作为战争的主要后方基地。

朱棣迁都后,对中国北方的边疆安定做出了巨大的贡献。朱棣连续发动了五次北伐,给了蒙古势力一沉重的打击。北京作为朱棣的首都,也作为他北伐的基地,在军事上起到了重要作用。但是,朱棣将国都迁到北京,对国家是否真的有利,它给明朝带来了多少影响呢?

我们看,朱棣迁都是出于他的打算,但是,他迁都的理由十分牵强,很多人都表示反对。他的儿子在登基后就想把国都迁回南京,但是由于种种原因,没能成功。在后来的皇帝,由于局势稳定,也就没有再说迁都的事情。定都北京,对于安定北部边疆有很大的作用,但是,从另外的角度来看,也有着很大的弊端。

首先,从地理位置来看,北京偏处明朝版图的东北一隅,地理位置不佳。它偏离明朝的经济中心江南地区,而且粮食物资不能自给。为了向北京运输物资,将动用大量的人力物力。

其次,定都北京,在朱棣的时代是有好处的。朱棣的时候明朝势力强大,处于军事进攻状态。可是,一旦明朝的势力衰弱,靠近边疆的弊端就暴露出来。在明末,清军数次入关,北京四周被劫掠一空。明朝的正常执政秩序都无法保证,何来稳定反击。

第三,明朝定都北京,等于只能依靠燕山山脉与敌死拼,根本就没有战略纵深。后方的所有地利,长江黄河都成为了摆设。一旦国都失陷,根本就没有复国的机会。到明末就上演了这一幕。明朝的北京陷落后,连南宋的局面都形成不了,只有彻底灭亡。

因此,朱棣迁都北京是利弊参半的。他在迁都的时候,明朝处于军事实力鼎盛时期,处于战略进攻状态。这时,以北京为都城,对他的军事行动是有利的。但是,朱棣没有长远的战略眼光,根本没有想到,如果处于战略防御的态势下,该如何应对。

这样,在明朝末期的时候,由于明朝的国都暴露在清军的兵锋之下,同时又遭受着农民军的压力,被搞得手忙脚乱,狼狈不堪。屡屡在对农民军取得优势的时候,清军入关威胁北京,逼得明朝抽调军队勤王,使得农民军死灰复燃。可以说,明朝就是亡在清军和农民军的内外夹击之下的。这跟明朝建都北京,没有战略纵深有着直接的关系的。

而且,朱棣迁都前,还做了一件错事,使得建都北京,缺乏战略纵深这个问题更加严重。那就是朱棣放弃大宁,将这个地区赏赐给朵颜三卫。那是朱棣进行靖难之役的时候的事,在朱棣起兵后,由于兵力不足,他的目光投向了驻在大宁的宁王身上。宁王手下不但有数万精兵,还有最勇悍的朵颜三卫骑兵。朱棣以欺诈的手段掳走了宁王,将他手下的精兵全部吞并。在日后的战争中,朵颜三卫为朱棣立下了汗马功劳。为了酬答朵颜三卫的功劳,也想让朵颜三卫成为明朝北部的藩篱,朱棣撤大宁,将这片地区赏赐给了朵颜三卫。

可是,朱棣的这一举动完全失策了。他破坏了朱元璋制订的北部边疆的防御策略。朱元璋在去世前还专门叮嘱朱棣,让他固守大宁和开平。当北方敌人入侵的时候,就以大宁和开平作为防御枢纽,由他率领分布在广阔战线的兵力对敌人进行迂回包抄,将敌人歼灭在大宁、开平城下。这样,就能够保持在长城以北有一道二三百里的战略防御纵深。

可是,朱棣贸然将大宁赏赐给了朵颜三卫,幻想朵颜三卫能够成为大明的藩篱。谁知道,朵颜三卫很快就背叛了大明。而开平因为失去了大宁的支撑,孤立突出,也只得內迁。这样一来,明朝长城以北的二三百里的战略纵深就这样拱手让给了敌人。

北方游牧民族的铁蹄就直接到达长城脚下,而长城之后就是明朝的国都北京。从此,北京就永无宁日。随着时代的变迁,长城已经难以阻挡敌人的脚步。无数次的侵袭就是从翻越长城开始的。在敌人的袭扰下,北京的生活秩序都难以保证,更谈不上什么稳定治国了。

结语:

朱棣迁都北京,为了他的自身安全,统治稳定,这是无可厚非的。在迁都后,朱棣加强了北方边防,他大力整顿军队,修建工事。并且在有生之年,发动亲征,讨伐北方的部落。在这个时期,北京作为朱棣发动战争的后方基地,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但是,朱棣只看到了战略攻势时北京的有利态势,却没有看到北京处于战略防御时的不利态势。他还将大宁送给了反复无常的朵颜三卫,失去了北京以北的二三百里的战略纵深地带。这一切,都给北京带来了灾难。

到了明朝末年,没有战略纵深的北京终于耗尽了最后的一丝国力,倒下了。随之倒下的是明朝的江山。这个时候,已经精疲力竭的明朝残余,连建立南北朝的力气都没有了,只能走向灭亡。这一切都跟朱棣建都北京,没有长远的战略眼光有直接的关系。

我是历史笑春风,欢迎大家关注我,多提宝贵意见,谢谢。

标签: 交通 工程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