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飞雷虽每晚仍保留着打鱼的习性,但也不得不另辟主业,开砖场

每年梅雨季封江一个月后的开江之时,是新安江渔民们最快活的时候。吴飞雷还记得,最多的一次他们家下了4道网,打了1000多斤鱼。“草鱼,鳜鱼,翘嘴白,鳙鱼,鲶鱼……我们小的时候,那鱼是品种又多,质量又好,不愁卖。”但当父亲把打鱼这项工作真正交到吴飞雷手中时,吴飞雷发现,纯靠打鱼已经无法满足生活所需。“明显能感觉到,江里的鱼越来越少了。”吴飞雷说,无节制地电鱼,江水污染等都让鱼量下降。 吴飞雷虽每晚仍保留着打鱼的习性,但也不得不另辟主业,开砖场。 2012年,新安江流域生态补偿机制试点正式启动,吴飞雷敏锐地嗅到了生态商机。为配合生态保护,他关停了砖场,2016年又在歙县昌中村创立“泉水养鱼”事业,一边打鱼,一边养鱼。2019年,吴飞雷正式退捕,一心扑在养鱼上。“现在种鱼繁殖技术突破了,就在考虑如何将孵化量搞上去,目标是达到1000万尾/年,成品鱼产量达到5到10万斤。”吴飞雷说,未来他希望将园区建成集观光,休闲,垂钓,文旅为一体的生态庄园模式。 如今,当吴飞雷每每回到定潭村,再望着家门口一江新安水时,心情又舒畅起来,“小时候的绿水青山又回来了。” 新安江边的九砂村靠发展旅游业致富。 昔日小渔村转型旅游村 九砂村是新安江边一个小村庄。这里曾是歙县众多小渔村之一,全村拥有100多户渔民,几代人以打鱼为生,家家户户的渔船在新安江边依次排开,蔚为壮观。作为新安江流域生态补偿机制的一个重要实践地,近几年来,九砂村为支持新安江生态保护,全面退捕,渔民上岸,渔船上交,同时拆除养鱼的网箱,清理水道。 姚国平介绍,2020年开展美丽乡村建设以来,九砂村重点聚焦沿江自然风光的整治提升,提倡村民捐献老砖,石磨等打造创意景观墙,打造了“离园”“别苑”“渔樵耕读”等参与体验类节点,还有秋禧节特色晒秋活动。2021年,该村吸引游客量近20万人次。 村中老祠堂也通过“微创意”运营,被盘活成了“轻奢咖啡馆”,集体经营性收入从2019年6.4万元到2021年19.39万元。尊重自然,顺应自然,保护自然,自觉推动绿色发展,低碳发展,如今在新安江畔蔚然成风。 六股尖瀑布,新安江,钱塘江,富春江的“三江”源头。 “新安江模式”走向全国 奔流于斑斓山岭和粉墙黛瓦间的新安江,是皖浙两省人民共同的母亲河,也是长三角一体化发展的重要生态屏障。

阮堂亮是黄山市新安江流域生态建设保护中心主任,据其介绍,近年来,黄山市成功举办新安江绿色发展论坛,新安江生态补偿实践研讨会,新安江金融发展大会,开馆运行新安江生态文明实践中心,“生态美超市”实现流域重点乡镇全覆盖,保护新安江已成为黄山市人民的思想自觉和行动自觉。 “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理念深入人心。十年来,通过皖浙两省三轮补偿试点工作,新安江流域综合治理水平显著提升,水清岸绿,上游水质持续保优。“新安江连年达到补偿条件,每年向千岛湖输送近70亿立方米干净水,连续多年是全国水质最好的河流之一。”阮堂亮说,同时,“新安江模式”还在全国10个流域,15个省份推开,成为我国生态文明制度建设的重大创新。


发表评论

Copyright 2002-2022 by 北京艾奇交通设施工程有限公司(琼ICP备2022001899号-3).All Rights Reserved.